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乐禅堂

修学佛法。经验交流。佛言祖语。禅与生活。成佛之道。吉凶祸福

 
 
 

日志

 
 
关于我

小沙弥释圆承。于2013年阴历6月19日降生在这个地球上。现十方行脚。参仿诸位大德菩萨。望慈悲提携。圆我菩提幻梦。予我真实。南无阿弥陀佛... QQ:1025020241 QQ群:246121939

网易考拉推荐

谛闲大师遗集 第五编 八识规矩颂讲义  

2013-10-24 15:41:57|  分类: *谛闲法师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识规矩颂讲义

四明观宗讲寺谛闲述

留云佛学研究社。开办初见。原欲先讲大乘起信论。为初机得以根本入门之学。业已登诸报端。乃因民报社讲员李君正刚。演讲一过。闻者咸谓领解之难。予曰。固难也。佛法之学。岂易易哉。且斯论。乃性相之总持。马鸣菩萨。宗百洛叉大乘经典。造此略论。申畅一心二门。即生灭而显真如。收般若真空不空之妙旨。即真如而辨生灭。阐毗昙幻有非有之玄诠。文约义丰。诚难措手。非虚语也。故于日前。邀集同人。开讨论会。确商妥善办法。于未讲论前。略讲八识规矩颂。俾学者先知八识名义。界畔迢然。心数善恶。本末分明。夫然后而知心与境异。能与所殊。由生灭而入不生灭。溯流寻源。达妄明真。未始非拾级登高之一助耳。职此之由。先讲是颂。颂曰。

性境现量通三性 眼耳身三二地居 遍行别境善十一 

中二大八贪瞋痴 五识同依净色根 九缘七八好相邻 

合三离二观尘世 愚者难分识与根 变相观空惟后得 

果中犹自不诠真 圆明初发成无漏 三类分身息苦轮

三性三量通三境 三界轮时易可知 相应心所五十一 

善恶临时别配之 性界受三恒转易 根随信等总相连 

动身发语独为最 引满能招业力牵 发起初心欢喜地 

俱生犹自现缠眠 远行地后纯无漏 观察圆明照大千

带质有覆通情本 随缘执我量为非 八大遍行别境慧 

贪痴我见慢相随 恒审思量我相随 有情日夜镇昏迷 

四惑八大相应起 六转呼为染净依 极喜初心平等性 

无功用行我恒摧 如来现起他受用 十地菩萨所被机

性惟无覆五遍行 界地随他业力生 二乘不了因迷执 

由此能兴论主诤 浩浩三藏不可穷 渊深七浪境为风 

受熏持种根身器 去后来先作主翁 不动地前纔舍藏 

全刚道后异熟空 大圆无垢同时发 普照十方尘剎中

此颂系玄奘法师所作。共四章。合四十八句。每章一十二句。前八句。俱颂有漏位中之凡情。后四句。俱颂无漏位中之圣智。第一章颂前五识。谓眼耳鼻舌身也。第二章颂第六意识。第三章颂第七末那识。第四章颂第八阿黎耶识。言极简要。法最切近。学者务先熟读熟背。勿惮其劳。大藏锁钥。法海指南。均在是矣。有志佛学者。宜勉力焉。

○讲此识颂大科分二 初讲题二 一法题

八识规矩颂

八识之名。已见前篇。以心王心数各具四分。皆有了别之功能。名之曰识。规矩。方圆之表式。规所以成圆之小大。矩所以成方之修短。分寸不差。巧匠虽灵。舍此不可。吾人一身体中。八识心王。五十一心数。对境攀缘。纷然杂乱。殊不知细微中井井有条。今以四十八句之七言颂。令此八识王数。皎如月星。故喻之以规矩也。颂者。髣?若诗。四言五言六言俱无不可。四句成颂。不定平仄。不限?音。不假作意。如理如说。故释氏之偈颂。与儒家之诗词。不可同年语也。

○二人题

唐三藏法师玄奘作

唐。时代。李氏之有天下也。三藏。谓修多罗经藏。毗那耶律藏。阿毗昙论藏。法师德号之通称。谓以法自师。亦以法师人也。玄奘。师之法讳也。博通三藏。自利利人。故称三藏法师。师自贞观三年。往西土取经。至二十二年。东旋。取来之梵策。如摩诃般若等经。瑜伽唯识等论。凡六百五十七部。上?于弘福寺译出。先师在西域中印度。遇大乘居士。受瑜伽师地。入王舍城。止那兰陀寺。从戒贤论主。受唯识宗旨。后以授慈恩窥基。基师因唯识论十卷。文广义幽。虑学者着手之难。请师集出要义。故有此颂。原名集施颂。谓集诸法义。惠施众生也。将八个识。分为四科。每科作颂十二句。又以五十一个心数。列于本识之下。应缘取境。多寡不同。井井有条。故称规矩。言论文虽广。师以四十八句包括无余。可谓至简至要。尽善尽美者矣。此颂不明。不唯习教者绝无纪纲。难修理观。即参禅者。若不明此颂。则自心妄念起灭。不知谁所使然。犹之乎视诊者。既不悉受病之源。将何以施立效之药乎。吾所谓大藏锁钥。法海指南者。义在是矣。讲题竟

○二讲颂四 一讲前五识颂二 一颂凡情二 一所缘

性境现量通三性。

所缘本唯是境。此句连带量与性者。境唯所缘。量性是能缘。谓由能知所。由所显能。能所相因而起。从不相离故。又分为三

先明性境。性者。实义。此境如实不变。真实有故。谓性境是相分色法。从相分种子所生。故名为实。此复有二。一无本质。无本质者。即第八心王所缘根身器界。但是自变自缘。不假外质。然约器界。及他人之浮尘根。既是共相识种所变。亦得说有外质也。根本智亲证真如。虽不变为相分。亦名性境。二有本质。有本质者。即今五识所缘现在五尘。及明了意识初念。并定中独头意识所缘定果色等。皆托第八识之相分以为本质。随即变为自识相分而为所缘。犹如镜中所现?像。虽约真谛言之则皆如幻如梦了无真实。而约俗谛言之则五尘即是五识相分从种子生。还熏成种。不同空花镜像兔角龟毛。亦复不同过去未来之不可得。故名性境也。

次名现量。现谓显现。量谓度量。五根对境。分明显现。依之发识。缘虑度量。虽无随念计度二种分别。然有自性分别。得彼性境。不错不谬。任运了别。不带名言也。

后明三性。三性者。善性。恶性。无记性也。五识能助第六识作善恶业。若与信等十一善心数相应。则善性摄。若与无惭等二十六恶心数相应。则恶性摄。俱不相应。则属无记性摄。故云通三性也。

○二能缘二 一正因二 一心王

眼耳身三二地居。

眼耳鼻舌身。五根之名也。体是色法。有浮尘胜义二种不同。为识所托之处。乃识之增上缘。即四分中之相分也。尘为相分。根为亲相分。今欲明五识王数作用。必先明所依之处耳。五根通于二界。(欲界色界)五地(一五趣杂居地及四禅四地)惟无色四天。乃无五根。今明五识。则鼻舌二识。唯欲界得行。初禅以上。无段食杂气。故不现行也。眼耳身三识。惟欲界五趣杂居地。及初禅离生喜乐地。此二地中得行。若二禅内净喜乐则无外色外声外触可缘。故并眼耳身之三识。亦不起现行也。三禅已上。不待言矣。

○二心所

行别境善十一。中二大八贪瞋痴。

云何名为心所。有三义故。一恒依心起。二与心相应。三系属于心。又分为六。

一行心数。行者。此五心数一切心。决定相应而起现行故也。复分为五。一作意。二触。三受。四想。五思。云何作意。作谓做作。意谓意思。能令心发悟为性。即是于现前境上注意。思惟。便能发悟之意。云何为触。谓根尘识三法和合分别为性。云何为受。谓能领纳顺违中庸境故。令心起欢戚取舍(之相为性。)云何为想。谓于诸境界。取种种相为性。云何为思。谓于功德过失。及俱相违。令心造作意业为性。

二别境心数。别境者。由同时意识所引。亦得于别别境生欲等。故分为五。一欲。二胜解。三念。四定。五慧。欲者。于可爱事。希望为性。胜解者。于决定境。如所了知。印可为性。念者。于惯习事。令心不忘。明记为性。定者。于所观事。令心一境。不散为性。慧者。于彼择法为性。或如理所引。或不如理所引。或俱非所引。

三善心所。善者对治于恶。转染成净之谓也。共十一。谓一信。二?。三愧。四无贪善根。五无瞋善根。六无痴善根。七精进。八轻安。九不放逸。十行舍。十一不害。信者。于实德能深忍乐欲。心净为性。对治不信。乐善为业。云何于实。宜深忍。谓于诸法实事实理中。深信忍故。云何于德。宜深乐。谓于三宝真净德中。深信乐故。云何于能。宜深欲。谓于一切世出世善。深信有力。能得能成。起希望故。云何心净为性。谓性本澄清。能净心等。如水清珠。能清浊水。?者。依自法力。崇重贤善为性。对治无惭。止息恶行为业。云何自法力。谓自即自身。法即教法。乃此人自作是念。我如是身。解如是法。敢作诸恶耶。愧者。依世间力。轻拒暴恶为性。对治无愧。止息恶行为业。云何世间力。乃世人讥呵之谓也。轻有恶者而不亲。拒诸恶业而不作。故名轻拒暴恶。无贪者。于有有具。无着为性。(有指三有之果有具指三有之因)对治贪着。作善为业。无瞋者。于苦苦具。无恚为性。(苦指三苦苦具即苦因也)对治瞋恚。作善为业。无痴者。于诸事理明解为性。对治愚痴。作善为业。精进者。于善恶品。修断事中。勇悍为性。对治懈怠。满善为业。云何善恶修断。谓善品修。恶品断。即诸恶莫作。众善俱行也。云何勇悍。谓外进曰勇。坚牢曰悍。勇而勿怯。悍而勿惧。云何满善。答。前三善根为作善。圆了善事为满善。以能满彼三根之作善故。轻安者。(离重名轻调畅名安)谓远离粗重。调畅身心。堪任为性。对治昏沉。转依为业。不放逸者。谓精进三根。于所修断。防修为性。对治放逸。成满一切世出世间善事为业。此心所。非别有体。即精进三根上。防修功能是也。言防修者。即是于所断恶。防令不起。于所修善。修令增长是也。舍者。谓精进三根。令心平等正直。无功用住为性。对治掉举静住为业。云何(令心)等。答。由舍令心离沉掉时。觉此现前一念之心。始而平等。继而正直。后而至无功用地。此即行舍之效也。不害者。于诸有情。不为损恼无瞋为性。能对治害。悲愍为业。此心所亦无别有体。即于无瞋善根。不损不恼。假立此名耳。

四恶心所。恶者。破坏诸善。害净成染之谓也。分二。一枝末。又三

一中随烦恼。随者。顺也。迷性成修。依顺根本而起故。有二。一无?。二无愧。无?者。于所作罪。不自羞耻为性。能障碍?。生长恶行为业。无愧者。于所作罪。不羞耻他为性。能障碍愧。生长恶行为业。

二大随烦恼。有八。一掉举。二昏沉。三不信。四懈怠。五放逸。六失念。七散乱。八不正知。掉举者。心境不符。不能静住为性。能障行舍。失奢摩它为业。昏沉者。身心乖适。无所堪能。蒙昧为性。能障轻安。失毗婆舍那为业。不信者。于实德能。不忍乐欲。染污为性。能障净信。惰依为业。懈怠者。于修断事中。懒惰为性。能障精进。增染为业。放逸者。谓于染净品。不能防修。纵荡为性。能障不放逸。增恶损善。所依为业。失念者。于诸所缘。不能明记为性。能障正念。散乱所依为业。散乱者。于诸所缘。令心流荡为性。能障正定。恶慧所依为业。不正知者。于所观境。谬解为性。能障正知。毁犯为业。三小随烦恼。有十。一忿。二恨。三恼。四覆。五诳。六谄。七憍。八害。九嫉。十悭。忿者。依对现前。不饶益境。愤发为性。能障不忿。执仗为业。(此即瞋之一分也)恨者。繇忿为先。怀恶不舍。结冤为性。能障不恨。热恼为业。(此亦瞋之一分)覆者。于自作恶。恐失利誉。隐藏为性。能障不覆。悔恼为业。(此属贪痴二分)若不惧当苦覆者属痴。若恐失利誉覆者属贪。恼者。忿恨为先。追触暴恶狠戾为性。能障不恼。蛆螫为业。(属瞋)嫉者。殉自名利。不耐他荣。妒忌为性。能障不嫉。忧戚为业。(属瞋)悭者。耽着财法。不能惠舍。秘吝为性。能障不悭。鄙畜为业。(属贪)诳者。为获利誉。矫现有德。诡诈为性。能障不诳。邪命为业。(属贪痴)谄者。巧言妖媚。险曲为性。能障不谄。教诲为业。(属贪痴)害者。于诸有情。无悲悯心。损恼为性。能障不害。逼恼为业。(属瞋)憍者。于自盛事。深生染着。醉傲为性。能障不憍。染依为业。(属贪)

问。枝末烦恼何义。答。由根本生故曰枝末。此二十心。俱是昏烦之法。恼乱清神也。问。同名曰随。何以有小中大之别。答。有三义故。一自类俱起。二遍染二性。(不善有覆)三遍诸染心。于此三义。不具名小。具一名中。全具名大。此小随十法。各别起故。自类不俱。阙初义。唯是不善。阙第二。既阙有覆。故知不遍一切染心。阙第三。三义俱无。所以名小。中随二法。自类俱起。具初义。唯是不善。后二仍无。即所谓具一名中也。大随八法。自类俱起。通染二性。即是全具。故名大也。颂曰自类具二性。遍一切染心。小无中有初。大随三义全。

二根本有六。一贪。二瞋。三痴。四慢。五疑。六恶见。贪者。于有有具。染着为性。能障无贪。生苦为业。瞋者。于苦苦具。憎恚为性。能障无瞋。不安。(恶行所依)为业。痴者。于诸事理。迷暗为性。能障无痴。一切杂染所依为业。云何杂染。谓由无明(起疑邪定)贪等烦恼。繇烦恼业。能招后生杂染法故。慢者。恃己于他。高举为性。能障不慢。生苦为业。

云何生苦。谓若怀于慢。于德。有德。心不谦下。由此生死。轮转无穷。受诸苦故。慢心有七。一单慢。二过慢。三慢过慢。四增上慢。五邪慢。六我慢。七卑劣慢。何名单慢。谓于劣计己胜。于等计己等。称境为单。不敬为慢。虽理本等。恃己评他。故为慢也。过慢者。于胜计己等。于等计己胜。单加一等。故成过慢。慢过慢者。于胜(计己)胜。单上加二。故名慢过慢。增上慢者。未得谓得。未证谓证。计少谓多。计凡为圣。名曰增上。邪慢者。自全无德。谓己有德。故以名焉。我慢者。于自执我。称量高举。故称我慢。卑劣慢者。谓于多分殊胜。计己少分下劣。故曰卑慢。问于胜计劣。此应是谦。何责为慢。答如自恃云。尔虽胜我。我终不敬。不敬即慢也。疑者。于诸谛理。犹豫为性。能障不疑。善品为业。犹豫。兽名。似狐多疑。故取喻之。谓持疑不决。诸善皆不进行故。以上六种。又名为钝使。不恒有故。推利方生。故名为钝。恶见者于诸谛理。颠倒推度。染慧为性。能障善见。招苦为业。此见有五。一身见(执我我所)二边见(执断执常)三邪见(拨无因果)四见取(非果计果)五戒取(非因计因)此五又名利使。动念即生。造次恒有曰利。驱役心神。流转三界曰使。

五不定心所。不定者。不同遍行。别境。善恶本末。定遍八识。三性。三界。九地。此之四法。皆不定故。分四。一悔。二眠。三寻。四伺。悔者恶所作业。追悔为性。障止为业。眠者身疲心倦。昧略为性。障观为业。(有意睡眠故称心所)寻者寻求。令心忽遽。于意言境。粗转为性。伺者伺察。令心忽遽。于意言境。细转为性。以上寻伺二者。俱以安不安住。身心分位。所依为业。

补前科余意。问。前五识相应之心所。本只三十四个。所谓行五。别境五。善十一。中随二。大随八。根本中前三是也。而后三根本。十小随。四不定。与前五识全无关系。今将以一并吐露者何也。曰有二意。一。八个心王。所相应之心数。共有五十一个。惟第六识独得其全。余皆随分受用。多寡不同耳。今前五识既得多分。不妨就便全彰。至后三识。不劳烦琐矣。二。设使前五仅释本识相应之三十四个。余十七个置在后释。反觉意义不贯。既于此处全斑彰灼。至后三识处。只消一言指点分明可也。

○二助缘二 一论缘之亲

五识同依净色根。九缘七八好相邻。

根即五根。有二种不同。一浮尘根。依八法成就。形结于外。体粗而浊。肉眼能见。故称浮尘。二胜义。繇过去种子。发生现行。仍由现行熏成种子。虽亦业果之色。乃繇过去之业。种习成根。形隐于肉。体细而净。犹如琉璃。所以肉眼不能见。天眼方能见也。佛顶经云。由明暗等。二种相形。于妙圆中粘湛发见。见精映色。结色成根。根元目为清净四大。故名眼体。如葡萄朵等。即胜义结根之繇也。今云净色。即指此耳。生识之由曰根。为识所托曰依。不在异处曰同。上句竟。

九指眼识之缘。八指耳识之缘。七指三识之缘。邻。近也。虽五根分门别户。五识取境各异。既同一家。未甚离间。故曰相邻。九缘者。一空。二明。三根。四境。五作意。六分别。七染净。八根本。九种子。前四。故称缘。以色法故。后五亲。故曰依。以心法故。是以科曰论缘之亲疏也。空者。谓根境相离。中间无碍。空隙之空也。明者。日月灯等。光照之明也。根者。生发之根也。境者。识之所缘也。作意者。即遍行之一。警觉之一念也。分别者。意识之功能也。染净。指第七识。为染净之依故。根本。指第八识。为前七识根本故。种子。指藏识中受熏之习气。九缘指眼识者。谓凡夫肉眼之识。必藉九缘具足。用方得全。缺一不可。余四眼不遑详论。以肉眼用劣。余四用胜故。耳识减明缘。以暗时能闻。不藉明故。八缘足矣。余三七缘生。复除空缘。三皆合知。离不知故。暗能取境。不须明故。六七八三识。如次五三四。谓第六识只五缘成就。复除分别。染净。以分别即自体。染净即根缘也。第七三缘者。谓根本依缘。作意缘。种子缘。不言根境者。谓依彼转缘彼。即根境故。第八比第七。转加一缘生。即境缘。以根身器界。皆为第八所缘故。颂曰。眼识九缘生。耳识唯从八。鼻舌与身三。皆繇七缘有。六七八三识。如次五三四。若加等无间。从头各增一。言等无间者。乃各识前念已灭之识。以前念开辟于前。后念方得生也。前后二念。无中间隔。即此缘也。故此缘亦名开导依。释二句竟。

○二论用之离合

合三离二观尘世。愚者难分识与根。

三指鼻舌身。二指眼耳。以眼耳二识。离中取境。鼻舌身三识。皆合时方知。故曰合三离二。观即能缘。尘世即所缘。以识取境。即能缘缘所缘也。问。何以得知前二离取境。后三合方知也。答。知处不知处殊。坏根不坏根异。所以得知。请详言之。眼识知色。在何方所。耳识知声。从何方来。鼻舌身三。必合方知。离则便不知也。故曰知不知殊。复次。细色入眼则瞎。大声近耳则聋。故曰坏。香臭入鼻方嗅。咸酸上舌始知。寒暑着身方纔觉。此不坏之证也。故曰坏不坏异。上句竟。

根是白净色。有任运照境功能。不过但能照境。无有分别。佛顶经云。但如境中。无别分析是也。识有了别之能。然前五不同第六。第六有随念计度二种分别。前五但有自性了别。任运贪瞋痴。无有随念计度二种。所以不带名言。不执为外。仍名现量。圆觉经云。其光圆满。得无憎爱是也。同时率尔意识。亦复如是。直至寻求等流心起。方堕比非二量之中。然则根乃色法。识乃心法。互皆有知。二家各有种现。熏习不同。此根识不同之致。唯有秉大乘教人。以智观察。乃能分之。故愚法辟支罗汉。二种圣人。尚难分别识之与根。况凡外乎。释二句竟。

○二颂圣智分二 一无漏果智

变相观空唯后得。果中犹自不诠真。

变是变起。相是相分。观是能观之智。空是所观之理。乃二空真如。即上之相分也。后得是智。智有二种。一根本智。缘真谛。断迷理随眠。二后得智。缘俗谛。断迷事随眠。此二句明前五识。至果位中。转为成所作智之时。犹自不能亲证真如体性。但于自识变起真如相分。以观二空之理。故非根本智摄。唯是后得智摄也。

○二果后现化

圆明初发成无漏。三类分身息苦轮。

圆明指真如心识。性本圆而不缺。本明而无暗。唯其无始一念不觉。迷斯本圆本明之识性。而流转九界。漏落三途。今以唯心识观。照破无明。复还元觉。故云成无漏也。三类谓大圣类。小圣类。凡类。苦指二种生死。谓分段变易也。此二句明前五识。在未成佛前。一向有漏。直俟金刚道后。异熟识空。第八识转成大圆镜智。相应之庵摩罗识。此时名为圆明初发。尔时庵摩罗识所持之五根。成于无漏。依根所发之识。亦成无漏。名为成所作智。相应心品。能于尽未来时。遍十方界。示现三轮。不思议化。分身九界。度脱众生。二种生死之苦轮也。释前五识竟。

○二讲第六识颂分二 一颂凡情

三性三量通三境。三界轮时易可知。

三性即善恶无记。若自心起念时。当自观察。此一念心。与善心所相应者。名为善性。与恶心所相应者。名为恶性。不落上二。但与行别境心所相应者。即名无记。或昏睡暗蒙。不名无记。堕无为坑。饮三昧酒。乃名无记也。三量谓现量。比量。非量也。此识若与五识同起。率尔缘现在境。不带名言。不执为外。则属现量。若入定时。缘禅定境。亦属现量。若入二空观智。或根本智。亲证真如。或后得智。变相观空。皆现量也。比量者。藉众缘而观于义。不颠倒。不谬解。如见?便知是火。见角便知是牛等。皆比量也。非量者。颠倒推求。虚妄计度。不能如理而解。如事而知。如无我计我。不净计净等。又如见杌疑人。见绳疑蛇等。又如翳空华。捏见二月等。皆非量也。以意识有五。故通三量。一定中独头意识。所缘定中性境。二散位独头意识。缘受所引色。是带质境。三梦中独头意识。缘梦中独影境。四明了意识。与前五识同缘五尘性境。五乱位意识。缘病中独影境。定中明了二种。是现量。余皆比非二量也。三境。即性境。带质境。独影境也。性境者。乃第八识中相分。不从见分心分别而起。盖即本识中。实有体相。所谓体实相分境也。有二类。一者离言。二者假说。谓离言得其体。假说会其相也。带质者。带谓连带。质谓形质。有二种。一真二似。真者以第六识。通缘一切心所心王。及第七识缘第八识见分。虽能所皆心。以其二故。故有连带之相。此相无体。全从能所二心。两头连带生起。故曰以心缘心真带质。中间相分两头生也。似者如第六识。缘过去境。是以心缘色。其中相分。亦似能所二法。连带而起。然色境无知。实无生起。但从能缘之心。一头间起。故曰以心缘色似带质。中间相分一头生也。如依经作观。非是五识所缘现量境故。此二带质。通乎七八。故后第七识颂云。带质有覆通情本。情即末那。本即赖耶也。独影者有二。一者无质独影。此境全无实体。独有影相。如空华病梦。兔角龟毛。全由见分生起故。二者有质独影。即前似带质境。如依经作观。虽似托彼为质。终是独头意识所现之影。故名独影境。又因五尘落谢影子。如水月镜像等境。此二独影。俱不离见分分别心起。故曰独影唯从见。良以第六识最为明利。故能缘通三境。以此识乃一身之主。内依七八。外依五六。二乘人不知有七八二识。但执此第六识为主人翁。以其于有为法中。最殊胜故。不特仅通三境。而于一切性量。无不通故。首句竟。

三界谓欲界。色界。无色界。即指六道。或云九地。乃凡夫受生之处。生死不了。头出头没。如轮回转。互为高下。无有穷已也。意谓此第六识。是生死轮回中造业之主。故能通一切。其相粗显。于三界中。轮转之时。最易可知也。

想应心所五十一。善恶临时别配之。

谓第六识心是主。五十一心所是宾。宾主契合。名为相应。此第六识。于诸识中。最极殊胜。与诸心所。俱得相应。而契合也。五十一者。谓行五。别境五。善十一。根本烦恼六。大随八。中随二。小随十。不定四。随其所起。或多分或少分。初无一定。故须临时别配。具如唯识论中诸门分别也。

性界受三恒转易。根随信等总相连。

性即三性。界谓三界。受指三受。(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或云五受。(三受外加喜忧二受)言第六识心。或时与根随烦恼相应。则为恶性。或时与信等善法相应。则为善性。或不与善恶相应。但与行别境等相应。则名为无记性。或缘欲界之实境。或缘色界之禅境。或缘无色界之定境。或时遇顺境。则生乐受喜受。或时触逆境。则生苦受忧受。或时逢中庸境。则有不苦不乐受。亦名舍受。恒转易者。谓心念无定。动静不常。且如现前一念。正当与善法相应之时。名为善性。忽生贪染。即转变而为恶法。便名恶性。岂不容易。或正与恶法相应时。名为恶性。而偶然生大?愧。即转变而为善法。便名善性。甚容易也。此皆恒常之理想。即在一念转变之间。不费余力。最极容易矣。三界三受。各具转变之理。可例知。所以根随之恶念。信等之善念。总皆互相连续耳。

动身发语独为最。引满能招业力牵。

身是身根。身根原是色法之实法。本无有动。动者属心。心即第六识也。语是语言。语言本是不相应法。体属虚假。无自发起。发起繇心。心亦即六识也。可知心念不起。色身决不自动。心若不生。语言决不自发。虽诸心王心所。皆有动身发语之功能。独第六识最为殊胜。故曰动身发语独为最也。此识若与发业无明相应。能造善恶引业。此业虽谢。所熏种子。至成熟时。能招六道总报。若与润生无明相应。能造善恶满业。此业虽谢。所熏种子。至成熟位。能招六道别报。总报名真异熟。别报名异熟生。若总若别。苦乐万状。皆第六识造业所牵感也。

○二颂圣智

发起初心欢喜地。俱生犹自现缠眠。

谓第六识本是功之首。罪之魁。此识在有漏位中。与发业润生二种无明相应。能造善恶引满二业。能招六道总别二报。此为罪之魁也。若宿有闻熏种子。即今发于现行。或修真如三昧。或习二空观行。先破我执。得证人空。进破法执。得证法空。乃谓功之首也。盖繇资粮位中。用有漏闻思修慧。渐伏我法二执现行。相似得证人法二空。次于加行位中仍用双空观智。助熏无漏智种。今其渐渐成熟。直至回向后心。顿断一分分别我法二执种子。得与妙观察智相应。故名发起初心。若圆教人。在名字位中。闻圆融三谛之理。修一心三观。观成乃名真如三昧。至此破一品无明。证一分三德。圆发三心。名发心住。所谓正因理心发。成法身德。了因慧心发。成般若德。缘因善心发。成解脱德也。若别教人。最初闻次第三谛之理。仰信中道。习二空观。或修次第三观。在十信位。渐伏我法二执现行。至十信后心。断分别我执。得入初住。由二住至七住。即断六识中俱生我执。得证生空所显真如。次由八住至十回向。仍以二空观智之力。已渐伏分别法执现行。及至回向后心。顿断分别法执种子。即登欢喜地也。兹者。以信住行向皆名资粮位。用有漏闻思修慧渐伏我法二执现行。至回向后心。加功用行。名加行位。亦复助熏无漏智种。令其渐渐成熟。故至欢喜地。顿断分别我法二执种子。得与妙观察智相应。即所谓下品转识成智也。此名见道位。虽然如是。犹未真欢喜也。以其六识中俱生我法二执之现行时常缠绕。更有(随眠种子)尚自未断。故云俱生犹自现缠眠也。此缠绕之现行。与随眠之种子。仍须依止观力。加功增进。数数修习。乃能伏断。进伏一分。名无间位。进断一分。名解脱道也。二地已去。名修习位。

远行地后纯无漏。观察圆明照大千。

我法二执种子。含藏在赖耶识中。承前由加行止观之力。顿断一分分别二执种子。得证初欢喜地。虽谓无漏。尚有俱生二执缠绕。无漏犹未纯也。直至第七远行地后。六识中俱生我执永断。虽有俱生(微细法执或时现起)而非有漏。故曰纯无漏也。此颂第六识三品转识成智义也。以第六识三品转智。初地下品转。八地中品转。等觉上品转。远行即第七地。后字即八九十地至(等觉)位也。谓登八地中品转智。犹未最极。直至等觉后心。方为最上品转。到此地位。六识方得纯净无漏。即转成妙观察智。而圆明普照大千之界矣。谓如来善能观察诸法圆融次第。复知众生根性乐欲。以无辩才说诸妙法。令其开悟获大安乐。皆妙观察智之力也。讲六识竟。

○三讲第七识颂分二 一颂凡情

带质有覆通情本。随缘执我量为非。

此明第七识。所缘之境。乃托第八识之见分。以为本质。是以心缘心真带质也。此识虽非善恶。性惟无记。而由俱生我执。隐覆真理。常与恶心所相应。故名有覆。情即有情。乃众生也。三界众生。所以枉受轮回而不证入涅槃者。通以此识内执第八识见分为我。为之本也。故曰通情本。随缘者。随其所生之处。第八识本无有我。而第七识。必缘第八识之见分。妄执为我。以无我执我。故称非量。不是现量比量。故曰量为非也。

八大行别境慧。贪痴我见慢相随。

此明第七识相应之心所也。八大者。八大随烦恼也。行者。五行心所也。别境慧者。五别境中。独取一个慧心所。不取余四。以余四与第七全不相应故。试观余四。全是第六识作用功能。与第七不相交涉故。六根本中。则不取瞋疑两个。以此两个。全属第六识。与第七识亦不关系。以从第六分别起故。惟取我贪。贪是根本惑故。又取我痴。以非我计我。体即是痴。繇痴所以不了无我也。繇我立见。但见有我。而不见有人。即是慢也。

恒审思量我相随。有情日夜镇昏迷。

此明第七识较前后诸识全不同也。只看二字可知。恒者恒常。审者审察。谓第八识则恒而不审。虽有五行心所相应。全是六七功能。第八不过任运而已。第六则审而不恒。以其通诸一切性量境故。前五则不审不恒。谓任运了境则不恒。无计度性则不审也。唯此第七亦审亦恒。故名末那。末那云染污也。以与四根本惑相应。故称染污。于有漏位中。恒审思量。非我执我。此妄执之我相。无始随逐。无时暂舍。所以有情众生。从朝至晚。不明不觉。故曰日夜昏迷。镇而坚牢。不能自拔也。

四惑(贪痴见慢)八大(大随烦恼)相应起。六转呼为染净依。

谓前六识修施。戒。禅。定。等。诸善行时。由此第七念念执我。令所修善。不能亡相。故名染依。若此识转为平等性智。则前第六识。所修诸行。皆成无漏。名为净依。所以前六转识。呼此第七为染净依也。

○二圣智分二 一因心圆满

极喜初心平等性。无功用行我恒摧。

此颂第七识下中二品。转识成智义也。以第六识在加行位中。用双空观。断分别二执。登欢喜地。至此位中。则二执全销。故论云。分别二障极喜无也。良以破障入空。转识成智。约位而论有三品不同。谓下品。中品。上品也。下品为善入。中品为善住。上品为善出。此位分别二障既销。平等性智方纔现前。以此平等境界。可谓得未曾有。喜之极矣。故云极喜。平等性地。从来不曾到过。今日纔方到此。故曰初心平等性。乃(下品)转识成智之象。是为善入双空三昧矣。从初地后心。修行位中。用双空观。断俱生二(执起)。地地渐伏。名无间道。地地渐断。名解脱道。至第七地后心。翻转藏识。方断俱生我执。入第八地。无功用道。自二地至八地。地地破障。故曰无功用行我恒摧。论云六七俱生地地除是也。此由第六识入生空观。令第七识俱生我执。伏而不行。俱生法执。尚未动着。故云单执末那居种位。平等性智不现前。言不现前者。智未圆满。乃中品转识成智之象。论云。第七修道除种现。是为善住双空三。昧矣。复次前七地后心中品转智时。俱生我执不起现行。俱生法执丝毫未动。故由第六识入生法二空观。始此七识俱生我法二执不起。故云双执末那归种位。平等性智方现前。直至等觉后心。以金刚智。灼破根本无明。二执种子净尽。此智始得圆满。故论云。金刚道后总皆无。乃上品转识成智之象。是为善出双空三昧者也。前云居者。住也。谓我执不生。末那正住种子之位。所以智不现前。以有俱生法执。未销故也。今云归者。隐也。此时不特我执空。并法执亦空。故曰双执末那。种子之位。一概归隐。犹云一扫而空。故云性智方现前。现前犹云真常独露。彻体全彰耳。

○二果觉现化

如来现起他受用。十地菩萨所被机。

此颂执尽智圆。大用现前之象也。言第七识中二执种现均已净尽则断德圆。平等性智究竟现前。则智德满。智德名始觉。断德名本觉。二德圆满即名究竟觉。本觉是所证之理。理圆。成法身如来。始觉是能证之智。智满。成报身如来。理智圆满。大用现前。机感则应。成应身如来。今云如来。通指三身如来也。各具二义。一法身二者。谓清净法身。妙极法身。清净法身。指众生本有之佛。所谓自性天真佛也。不假修成。本体如故。妙极法身。即今妄穷真极。三觉圆备之法身也。二报身二者。谓自受用。他受用。自受用。即妙极法身。以福智庄严。上品法乐为自受用。所谓无上菩提觉法乐。无余涅槃寂静乐也。他受用。即今文之如来也。以有十地菩萨机感。自受用佛。于法性土中。现起他受用土。名华藏世界。示圆满报身。坐大宝莲华天光王座。说圆满修多罗。即华严教主。卢舍那佛是也。故曰。如来现起他受用。十地菩萨所被机。如来。为能教之佛。菩萨为所化之机也。三应身二者。谓胜应。劣应。胜应身者。即他受用身。复有二义。一纯胜应身。即说华严大教。独被菩萨。不共二乘。所以二乘在座。眼不见佛。耳不闻声。若聋哑然。二带劣胜应身。说共般若。三乘同被是也。劣应。亦名化身。又二。一佛界化身。二九界化身。如经云。应以佛身得度者。即现佛身而为说法。应以九界身得度者。随九界身。或显或密。有感则应。随类应化。度彼有缘。所谓应以天龙八部身得度者。即皆现之而为说法是也。教为能被。机为所被。佛为能化。众生为所化也。讲第七识竟。

○四讲第八识颂分二 一颂凡情

性惟无覆五行。

此颂第八识之王所也。性本有三。一善性。二恶性。三无记性。此识不落善恶。唯是无记。无记有二。一有覆无记。二无覆无记。此识不与染法相应。唯是无覆。故云性惟无覆。言无覆者。覆指染法。以染法有障碍盖覆二义。谓障碍圣道。不得生起。盖覆真心。不得清净。第八识无此二义。故云无覆。言无记者。记即忆念分明记别。第八无之。故云无记。如镜体清净。光明本非青黄。故能现青黄耳。此识亦复如是。本非善恶。而能为善恶依。此约所依显无记也。此识是异熟性。异谓别异。熟谓成熟。既是异熟。定非善恶。以非善恶。所以随善恶而升沉。此约异熟显无记也。善恶二业。前六所造。善恶是能熏。此识是所熏。所熏非善恶。而能受善恶熏。此约所熏显无记也。此识唯与行五心所相应。论云。第八阿赖耶。无始时来。乃至未转。恒与行五心所相应。故楞伽经云。流注生住灭者是也。因有行心所。所以生住灭相流注不息。受熏持种永永不坏也。其相微细。犹如瀑流。佛顶经云。陀那微细识。习气成瀑流。此之谓也。

界地随他业力生。

此颂第八本无生死。但随业力而流转耳。界指三界。地指九地。合欲界为一地。谓五趣杂居地。开色界为四地。谓初禅名离生喜乐地。二禅名定生喜乐地。三禅名离喜妙乐地。四禅名舍念清净地。无色界亦有四地。谓空无边处地。识无边处地。无所有处地。非非想处地。他指第六识。谓造善恶业。皆以第六为主故。以善恶皆有殊胜之力。极为强猛。第六所造之业。无论善恶。皆能熏于第八。第八受善恶熏。所以随他第六所造业力。牵生三界。往来九地。或于五趣之中。或于八地之上。乘善恶因。受苦乐果。为总报之主也。又前七无体。全依第八而为体故。何以故。有三义故。一周义。谓此识三界。简前五不无色界故。二常相续义。简第六有间断故。三业招义。简第七全无业招。自是有覆。非他业故。具三义故。所以为前七之体也。可见此识为总报之主。而前六为别报之主也。

二乘不了因迷执。繇此能兴论主诤。

此颂第八识相隐微。非二乘道眼所能见也。二乘。谓罗汉辟支。简非大乘菩萨也。不了者。世尊于小乘经中。一向未曾显说故。所以不说者。以此识微细。非思量所知。非小慧能解。七地菩萨。尚未能尽知。况地前之大士乎。故佛顶经云。真非真恐迷。我常不开演。即此之谓也。须知世尊。寻常为小根人。但说六识三毒。建立染净根本。故钝根二乘。一向未闻。以浅智难知。故云不了。以此识生灭与不生灭和合而成。若说是真。恐彼执之为主人公。喻如认贼为子。若说非真。恐彼舍此别求。喻如弃波觅水。论云。我于凡愚不开演。恐彼分别执为我。故云因迷执。谓因佛语而起迷是执非之咎也。迷则迷于佛旨。执则执于权教。殊不知此识是有情总报之主。生死涅槃之依。以不了故。而拨为无。故大乘论主。广引圣教。备显正理。以与之诤。盖欲破彼妄执。俾信有此第八识是真妄之根本也。

浩浩三藏不可穷。渊深七浪境为风。

此颂第八识体相渊微。随缘生七之义也。浩浩者。广大无涯之貌。三藏者。谓能藏所藏执藏也。盖谓本如来藏性海。繇无始不思议熏。转变而为识海。故此识体。广大无涯。茫无畔岸。具足三藏之义。故名藏识。一能藏者。有能持义。譬如库藏。能藏一切宝物。此识亦复如是。自无量劫来。所作一切善恶种子。唯此识能藏。此约持种边说。二所藏者。即所依义。如世之宝藏。是种种宝物之所依故。此识为世出世法善恶之所依。故曰所藏。此约受熏边说。三执藏。谓坚守不舍义。如世之库藏。必为人守。此识亦然。为染污末那坚执为我。故称执藏。复次能藏者。谓根身器界。皆唯此识能含藏。故论云。欲觅一切法。总在赖耶中。所藏者。谓此识体。即以色心等为所藏处。以色心等法。是此识之相见二分。故论云。欲觅赖耶识。只在色心中。具有如上诸义。能令积劫因果。不失不坏。广无边际。故云浩浩。深无底止。故不可穷也。第八识体。繇来湛寂。故称渊深。前云流注生异灭相者。繇为无明境风鼓动。致现七波六浪之形。生去灭来。变迁不息。若不生信发解。破妄显真。不至妄穷真极。尽未来际。无有间断。故知此识如水。前七转识。依此得起。如波似浪。此识所现境界之相。能与转识作增上缘。犹如猛风。故经云。藏识海常住。境界风所动。洪波鼓冥壑。无有断绝时。此其证也。

受熏持种根身器。去后来先作主翁。

此颂八识之力用也。言此识既能受善恶熏。又能持善恶种。更能为善恶之所依。乃至根身器界。皆能守之不失。执之不坏。故能范围法界。横竖该罗。所以为总报之主也。上天堂。下地狱。出马腹。入驴胎。脱壳后去。投胎先来。圣凡命脉。生死根柢。皆以此识为主。故曰主人翁也。瑜伽论云。恶者上前冷。善者下先冰。善恶如相等。暖相犹在心。杂宝藏经云。顶圣眼生天。人心饿鬼腹。畜生膝盖离。地狱脚板出。皆证主人去后义也。佛顶经云。见明色发。明见想成。异见成憎。同想成爱。流爱为种。纳想为胎。又卵唯想生。胎因情有。湿以合感。化以离应。皆证主人先来义也。讲凡情竟。

问。第八缘几境。答。一境。谓性境也。有三类不同。一种子。二根身。三器界。言种子者。指第八自证分上一分生现功能。谓之种子。其义云何。曰。有能生义。如谷麦子。能生芽茎。故名为种。此亦如是。能生现行。故亦名种。从喻得名也。或曰。因中见分。不向内缘。今既种依自证。若见缘种者。岂非内缘耶。曰。但缘种子。不缘自证。凡见所缘者。皆相分摄。相属于外。不属内故。然则相见皆依自证分起。见既属内。相何以属外耶。曰。此内外与寻常不同。非如隔壁之内外。乃约义理之内外也。见属心。义说为内。相属境。义说为外。称理而谈。本无内外。若实有外。心外有法。理乖唯识。反成外道邪见。言根身者。即有根之身是也。言器世间者。谓有情所依。世间如器。故以名焉。

○二颂圣智

不动地前纔舍藏。金刚道后异熟空。大圆无垢同时发。普照十方尘剎中。

此颂第八。从凡入圣。自因及果。前后名义。有三不同也。一名阿赖耶。此云含藏。以具三藏义故。解见前篇。亦云无没。以真如不变之体。虽随生死之缘。不失不坏。其体如故。纵有第七念念执我。而无记之性常恒不变。别教菩萨。从初发心。仰信中道。先修空观。伏断分别我执。次修假观。伏断分别法执。后修中观。亦名平等观。亦名二空观。经历三贤。登欢喜地。名为见道。从此已去。至远行地。皆名修道。渐破俱生我执。烦恼永断。方不受熏。至此。前七不起我执。三藏之名。至此休矣。显过最重。故云不动地前纔舍藏也。不动。指第八地之名耳。二名异熟。谓八地以后。还有微细俱生法执。及有漏善种。尚引后果。(亦从)无始一念不觉以来。乃至等觉后心。此识皆得称异熟名。复具三义。一变异而熟。谓因种变异。果方成熟故。二异时而熟。谓因灭果生。定异时故。三异类而熟。谓善恶二因。至果方熟故。具此三义。名异熟也。自八地无功用道。任运断执。至等觉后心。以金刚智。烁破微细法执。一念顿断最初生相无明。入妙觉位。因亡果丧。名解脱道。至此异熟方空。故云金刚道后异熟空也。三名庵摩罗。此云白净。谓如来藏清净真如。虽在生死。本来无染。故曰白净。古德云。处生死流。骊珠独耀于沧海。居涅槃岸。桂轮孤朗于碧天。此之谓也。又名无垢。谓从初发心闻法修观。断执入空。翻染成净。直至佛果。净体本然。故云无垢。本如来藏。以有鉴机照察之用无思而应。不虑而知。故称为识。又名一切种识。此亦通于因果凡圣等位。但至成佛之后。则惟持圆满无漏善种。尽未来际。利乐有情。更不受熏。以其一切有漏种子。及一分劣无漏种。皆永断故。即前无垢白净义也。大圆者。即大圆镜智。即指此识。至果地满足。方与别境中极善无漏之慧心所相应。以其识体清净。慧光朗曜。识净慧发。即在同时。故曰大圆无垢同时发。如是。则法界洞朗。真俗等观。十方世界。微尘剎土。无不圆明普照。故曰普照十方尘剎中也。有云。大圆无垢清净心者。即契经所谓第九白净识也。前八。以有无明黑业。染而非净。悟之。即在缠如来藏。第九。则本体洁白。净而非染。悟之。即出缠如来藏。是以深密明第九者。即八中之净分。所以道。约诸识门。虽一多不定。皆是体用缘起。本末相收。本。第九也。末。第八也。从本向末。寂而常用。摄末归本。用而常寂。寂而常用故。静而不结。用而常寂故。动而不乱。静而不结故。真如即是缘起。动而不乱故。缘起即是真如。真如是缘起故。无真如不生灭。即九为八。缘起是真如故。无生灭不真如。即八为九。要知违法界故。说真如是生灭。即理随情变也。顺法界故。

说生灭即真如。即情成理用也。如此发明。即情显理。理本无生。即理荡情。情无自性。无性。则八相元空。无生。则一真不住。不住故。含藏妙有。元空故。白净现前。故称大圆。乃名无垢。即华严之法界。楞严之妙心。法华之实相。涅槃之常住。非大圆满觉。其孰能证乎此。良繇无始一念不觉之无明。迷此一心。遂将真如本有理体。转变而为妄相。本有智光。转变而为妄见。今翻染成净。返妄归真。泯见相而归于一

心。复还如智如理。一而不二方尽一心之源。证唯识之极处。成如来之妙果。可谓能事毕矣。

讲八识规矩颂竟。续讲百法明门论一切法无我句。分二。先明一切法。即将百法。分为五科。一心法。二心所有法。三色法。四心不相应行法。五无为法。其八个心王。五十一个心所。上来详明已竟。今唯后之三科耳。仍分为三。

一色法有十一种。一眼。二耳。三鼻。四舌。五身。(前五为内色)六色。七声。八香。九味。十触。十一法处所摄色。(后六为外色)

言色法者。心王心所所变相分。皆名为色。今且约内五根。外六尘。故但略有十一种也。吾人内身之五根。皆第八识相分。而复有二。一者胜义五根。即八识上色之功能。以能发识。比知是有。非他人所能见知。二者浮尘五根。即胜义五根所依托处。乃四大之所合成。众生妄计以为我身。实与外之地水火风无二无别。均是第八识相分耳。就此第八识所变依正二报之相。眼识缘之。即名为色。此色即是眼识相分。乃托第八识之相分以为本质。自于识上变相而缘。喻如镜中之影。未尝亲缘本质色也。依正二报。动则有声。耳识缘之。自变声相。依正二报。具香臭气。鼻识缘之。自变香相。依正二报。具甜淡等六味。舌识缘之。自变味相。依正二报。具冷暖坚润等触。身识缘之。自变触相。五尘落谢影子。并及表无表色。定果色等。惟是意识所缘相分。名法处所摄色。盖法处所摄有二。一者心法。即五十一心所也。二者色法。即意识所变相分是也。然五十一个心所。亦各自变相分。其所变相。随于心王摄入六尘。故除此十一色法。更无他色可得。则知色惟心王心所二者所现之影明矣。

二心不相应行法。有二十四种。一得。二命根。三众同分。四异生性。五无相定。六灭尽定。七无想报。八名身。九句身。十文身。十一生。十二住。十三老。十四无常。十五流转。十六定异。十七相应。十八势速。十九次第。二十时。二十一方。二十二数。二十三和合性。二十四不和合性。

○先明总意

若言相应者。和顺之义。今言不。又言行者。以得等二十四种。非能缘。故不与心及心所相应。非质碍。故不与色法相应。有生灭。故不与无为法相应。故唯识论云。非如色心及诸心所体相可得。非异色心及诸心所作用可得。由此故知定非实有。但依色心及诸心所分位假立。今直云心不相应行者。虽依三法假立。而色是心及心所之所现影。心所又即与心相应。故但言心。明其总不离心也。

○次解别义

一得者。有三义。一种子。二自在。三现起。命根者。于众同分中先业所引。连持色心。决定住持为性。众同分者。于诸有情。自类相似为性。异生性者。妄计我法。不与圣人二空智性相同。于诸圣法不得为性。无想定者厌离想心。作意求灭。功用淳熟。令前六识心心所。一切不行。唯第七(俱生我执与第八识)仍在。(不离根身依此身心)分位假立。此定已离净贪。未离上贪。唯以灭心为性。灭尽定者。(三果以上)圣人。欲暂止息受想劳虑。此定已离无所有处贪。从非非想定更起胜进。游观无漏。以为加行。乃得趋入。入此定已。(前六识心及心所一切不)行。(第七识俱生我执及彼心)所。亦皆不行。惟第七识俱生法执。与第八识仍在。不离根身依此身心分位假立。暂止息想作意为先。(所有)不恒行及恒行一分心心所法灭为性。无想报者。外道修无想定。得成就已。舍此身后。(生在第四)禅天。五百劫中。前六识心及彼心所。长时不行。惟有第七识俱生(我执)与第八识仍在。揽彼四禅微细色质为身。此身即是第八所变相分。依此色心分位假立。由不恒现行心心所法灭为性。名身者。名诠诸法自性。如眼耳等种种名字。增语为性。句身者。句诠诸法差别。如开水温水冷水等。增语为性。文身者。文即是字。为名句之所依。集联诸字为性。以能表彰前二种故。此三皆依色声法尘分位假立。谓语言依声立。书册依色立。心想依法立。此方眼耳意三(根识)利。故偏约三尘立名句文。若他方(六种根识)明利。六尘皆得为教。为行。为理经也。生者。依于色心仗缘显现假立。于(众同分所有诸)行。本无今有为性。住者。依于色心暂时相似相续假立。即是诸行相续流转为性。老者。亦名异。依于色心迁变不停渐就衰异假立。亦即是诸行相续变坏为性。无常者。亦名灭。依于色心暂有还无假立。亦即是诸行相续谢灭为性。流转者。依于色心因果前后相续假立。定异者。依于善恶因果。种子现行。各各不同假立。相应者。依于心心所和合俱起假立。势速者。依于色心诸法迁流。不暂停住假立。次第者。依于诸法前后引生。庠序不乱假立。时者。依于色心剎那展转假立。故有日月年运长短差别。方者。依于形质前后左右假立。故有东西南北四维上下差别。数者。依于诸法多少相仍相待假立。故有一十百千。乃至阿僧祇之差别。和合者。依于诸法不相乖违假立。不和合者。依于诸法互相乖违假立。

三无为法分二 一列名

一虚空无为。二择灭无为。三非择灭无为。四不动灭无为。五想受灭无为。六真如无为。

○二释义又二 一总明

上来四种色心假实。皆是生灭之法。名有为性。无此有为。假名无为。非更别有无为之法。在于有为法外。而与有为相对待也。不过但是四所显示。然为既无矣。尚不名一。云何有六。正由是四所显故。不妨随于能显说有六别。今此六法。皆寂寞虚。湛然常住。无可造作。称无为也。

○二别释

一虚空者。直指顽空。非色非心。离诸障碍。无可造作。故称无为。此亦唯识变相。故曰迷妄有虚空。乃自心之同相耳。

二择灭者。指二乘圣人所证偏真之理是也。择。是拣择。指能观之智。灭。是灭除。指所灭之惑。即根随烦恼也。无为。指真谛之理。即是灭谛。烦恼是集谛。观智是道谛。现在身心是苦谛。谓由知现在身心之苦。故须断集。欲断集谛烦恼。故须修道。因修道谛观智。灭除集谛烦恼。显出灭谛真理。可谓云散空净。故称无为。

三非择灭者。有二。一者。指自性清性。不由择灭之力。本来如此。无须造作。故称无为。二者。有为缘阙。暂尔不生。虽非永灭。缘阙所显。故名无为。此第二义。指一切有为之法。本来无为。所以即今称有为者。乃因缘和合。方堪造作以成其器。倘阙一缘。则无可造作。依然不生。不生。即无为也。

四不动灭者。指第四禅所得之禅定也。盖入第四禅。双忘苦乐。舍念清净。虽非真得真不动地。有所得心。功用纯熟。三灾不到。故称无为。

五想受灭者。指九次第定之第九定。名灭尽定。入此定时。受想不行。似涅槃故。亦名无为。

六真如者。指言说之极。名真如也。不妄名真。不变名如。即是色心假实诸法之性。所谓如来藏妙真如性也。诸法与真如。如波之与水。绳之与麻。诸法非此。则无自性。此离诸法。亦无自相。故真如与诸法。不一不异。诸法是依他起性。真如是圆成实性。惟有(远离计所执了达我法二空)乃能证会本真本如之体。?实之谈真如二字。亦是强名。前五无为。又皆依此假立。此即唯识实性。故皆唯识。决无实我实法也。颂曰。色法十一心法八。五十一个心所法。二十四个不相应。六个无为共百法。上略明一切法竟。

○后释二无我

言无我者。略有二种。一补特伽罗无我。二法无我。此正显示一切法无我者即前五位百法之中。一一推求。皆无此二种我相也。补特伽罗。此云有情。有情无我。即生空也。法无我。即法空也。且有情无我者。于前五位之中。若云心即是我。则心且有八。何心是我。又一一心。念念生灭。前后无体。现在不住。以何为我。若云心所是我。则心所有五十一。何等心所是我。三际无性亦然。若云色法是我。则胜义五根。不可现见。浮尘五根与外色同。生灭不停。何当有我。若云不相应行是我。则色心有体。尚不是我。此依色心分位假立。又岂是我。若云无为是我对有说无。有尚非我。无岂成我。故知五位百法。决无真实补特伽罗可得也。次法无我者。依于俗谛。假说心心所色不相应行种种差别。约真谛观。毫不可得。但如幻梦。非有似有。有即非有。又对有为。假说无为。有为既虚。无为岂实。譬如依空。显现狂华。华非生灭。空岂有无。是知五位百法。总无实法。无实法故。名法无我也。能于五位百法。通达二无我理。是为百法明门。讲百法明门论竟。

附录鸠摩罗什传 晋书艺术传

鸠摩罗什。天竺人。世为国相。父罗炎。将嗣相位。辞避出家。东度葱岭。龟兹王请为国师。王有妹。才悟明敏。逼以妻焉。既而罗什在胎。其母慧解倍常及年七岁。母与俱出家。罗什从师受经。日诵千偈凡三万二千言义亦自通。年十二。到沙勒国。一年博览五明诸论。及阴阳星算。莫不必尽。妙达吉凶。言若符契。专以大乘为化。学者共师焉。年二十。龟兹王迎之还国。广说诸经。学徒莫之能抗。有顷。母往天竺。留罗什住。谓之曰。方等深教。不可思议。传之东土。惟尔之力。但于尔无利。什曰。必使大化流传。虽苦无恨。西域诸国。咸服罗什神传。每至讲说。诸公皆长跪座侧。令什践而登焉。苻坚闻之。遣吕光。代龟兹迎罗什。还至凉州。闻苻坚为姚苌所害。光窃号河右。光死。纂立为吕超所杀。姚兴破吕隆。乃迎罗什。待以国师之礼。使入西明园。及逍遥园。译出众经。僧叡。僧肇。等八百余人。传受其旨。更出经论三百余卷。兴谓罗什曰。大师聪明超悟。天下莫二。何可使法少嗣。遂以伎女逼令受之。诸僧多议之。什乃聚针盈?。引诸僧谓之曰。若能食之者。乃可畜室。因举匕进针。与常食不别。诸僧愧服。杯度比丘在彭城。闻罗什在长安。叹曰。吾与此子。戏别三百余年。相见杳然。迟有遇于来生耳。罗什卒。以火焚尸。薪灭形碎。惟舌不烂。

法华楞严五重玄义辑略序

罗什翻法华于秦都。密谛译佛顶于唐代。是开显密之妙典,乃了义之雄诠。文词雅丽,旨义渊深。故受持无分于缁素,弘传靡间乎朔南。注释特众,演讲甚繁。从古王臣仰慕,士庶归心。是则流传此方,可云机教相扣矣。有隋智者大师释法华,而出三大部。佛顶未见故罕解释。迨明灵?旭祖,远承智者之旨,解佛顶,而出玄义,文句焉。妙契佛心,深符经旨,为学台教者,之所宗尚。当今谛老法师者,乃法门砥柱,教海老龙。弘阐南宗,作世眼目。知末法学人,上根利智者鲜,厌繁喜简者众。因依法华、佛顶、二经玄义,而为辑?,以便未学。可谓应病与药,随机施设也。盖老人意欲藉此以诱天下学人,应广览台宗,深入经藏,开示悟入佛之知见,方畅本怀。今为二经玄义辑?者,乃不得已也,岂以是为快心事哉。倘天下学者,保此以为究竟,置天台宗广本于高阁而不顾,是诚老人之罪人也已。学者愿修敬序。

谛闲大师遗集 第五编 八识规矩颂讲义 - 永乐禅堂 - 永乐禅堂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